意大利第185伞兵师

编辑:斥骂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0-21 23:27:42
编辑 锁定
在突尼斯附近的一座小山旁,竖立着一座并不起眼的纪念碑,上面这样写道——弗格尔师:军团的灵魂守望着沙漠。就是这个弗格尔师,又名意大利第185伞兵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可谓是意大利武装力量中的精锐之师,是一支受过良好训练,作战顽强的部队。丘吉尔在阿拉曼战役胜利后在伦敦的一次演说中特别提到这个师,称它为“沙漠雄师”。可见这支部队的顽强赢得了对手的称赞。
中文名
意大利第185伞兵师
别    称
弗格尔师
称    号
“沙漠雄师”
主要战役
阿拉姆-哈勒法之战

意大利第185伞兵师伞兵师简介

编辑
意大利是世界上最早进行伞兵集体跳伞和组建伞兵营的国家,这是一支被遗忘的精锐部队。意大利也许是世界上
最早研究空降并组建伞兵部队的国家。当时的兵员是意大利本土士兵和利比亚殖民地士兵。1938年,意大利伞兵就在Benito堡进行训练。第一座伞兵学校位于的黎波里(Tripoli)附近。当1940年意大利参战时,已经有三个经过充分训练的伞兵营,1942年以这些单位为基础扩编成师。
意大利伞兵的第一实战是在“罗盘行动”期间,约有一个伞兵营被空运到昔兰尼加阻击英军的追击,掩护崩溃的利比亚集团军撤退。他们成功地完成了任务,并阻止了英军乘势占领的黎波里塔尼亚(Tripolitania)和他们在北非的德国同行一样,意伞兵原本计划参加攻占马耳他的C3作战(德国称之为“大力神作战”)。
由于马耳他对北非战场造成的巨大影响,德国及意大利最高统帅部开始制订对其占领的计划。如果该计划顺利实施,那将是继克里特以来,德国-意大利联合进行的最大一次的空降作战。意大利方面,由于已经有相当数量的伞兵营组建,使得意军有了空降作战的资本,于是把这些单位统一整编为师就变得十分迫切。
1941年9月1日,意大利第一伞兵师(暂编)正式成立,编有第一伞兵团(第2、3、4营),第二伞兵团(第5、6、7营)和第一伞降炮兵团。至1942年7月预定作战发起前,又编入了新组建的第三伞兵团(第9、10营)。
C3计划中,意大利伞兵师将在战役第二阶段空降,深入到拉巴特镇(Rabat,靠近岛中部)附近伞降,控制那里的高地,将守军切为两段。如必要,他们还可以得到拉斯佩齐亚步兵师的空运支援。但由于当时隆美尔攻占了托布鲁克,形势一片大好,隆帅急于向苏伊士前进,而没有深刻意识到马耳他这个命脉,所以该师失去了一展身手的机会。

意大利第185伞兵师名称由来

编辑
“闪电”师(Folgore)缘起

  意大利伞兵部队的前身是意大利驻利比亚总督巴尔博元帅大力支持发展起来的利比亚空中部队。1938年3月,在克服了重重困难后,巴尔博在的黎波里附近的本尼托堡(CastelBenito)机场设立了一所跳伞学校。他的理念是建立一支由意大利人为骨干的利比亚人空中部队,这支营级规模的部队由金质军事勇敢奖章获得者GoffredoTonini空军中校指挥。
由于此时空降作战对全世界的军人来说还是一个全新的概念,许多东西都要这些空降部队的先驱者们从头做起。除去克服训练的重重困难外,他们还有一个问题——必须解决当地土著柏柏尔人对飞机的恐惧,甚至在后来还上演过用刺刀赶着柏柏尔人上飞机的闹剧。
ProsperoFreri中尉来到了跳伞学校,在这里他使用自己发明的“萨尔瓦多”(Salvator)D/37型降落伞对意大利军官进行伞降培训——这些军官即将成为这支新部队的核心。所有的事情都在迅速开展进行中,而一旦那些Ascari(意大利语,指意大利殖民地的土著兵)克服了对飞机和伞降的恐惧后,他们表现得极为优异。但不幸的是,意大利人使用的S/81型飞机并不适合伞降,这也导致了这个营在训练场上流下了第一滴血:在训练中共有15人死亡,72人受伤——对一个营级部队来说,这是一个骇人听闻的数字。
尽管如此,1940年5月23日,意大利人又组建了第二个营,这回该营官兵全部由意大利人组成,营长为ArturoCalascibetta少校。已经经历了前面惨痛教训的意军开始对伞降技术问题投入了更多的注意:使用的S/75型飞机针对伞降任务进行了专门的改装,新装备的I/40型伞具由于伞盖更大,因此伞兵可以更为“轻柔”地着陆。到1940年意大利投入二战时,这两个营都还在训练中。
随后,这两个营连同其它部队被组建为“Tonini特遣队”,主要任务是阻滞英军进攻。1940年后期他们参加了若干战斗,在41年则遭遇了惨重的伤亡。少部分生还官兵被调回意大利本土,加入了同期组建的Tarquinia伞兵学校,该校最终成为了此后所有意大利伞兵的摇篮。校长是在后来成为空降部队精神教父的GiuseppeBaudoindeGillette空军上校。来自意大利三军的官兵纷纷自愿加入伞兵部队,这也给了选拔组一个很好的挑选机会:有60%的志愿者在训练过程中即被淘汰,但这也保证了所有通过训练阶段的人员都是佼佼者。
学校在初创阶段也是百废待兴:仅有一条跑道和几排营房。此外,Baudoin还有一个经过挑选的训练联队。很快,就像变魔术一样,他们竖立起了整齐的营房、搭起了巨型帐篷,并且弄到了各色所需的物资。跳伞学校甚至派人在夜里从罗马的阅兵场里偷来了两座150英尺高的铁塔,重新安放在Tarquinia当做跳伞塔。从这所学校里面走出的伞兵参加了闪电师、雨云(Nembo)师、皇家宪兵(Carabiniei,宪兵的伞兵部队)营、圣马可营(海军陆战队,也有自己的伞兵分队)、第10阿蒂提(XArditi,名字来源于一战时期的精锐突击队员,43年停战后,有部分组成了德军第1伞兵师的侦察连,在东线和市场花园行动中参战)营和ADRA营(空军人员的特种破坏部队)。1943年1月,虽然校址搬到了维泰博(Viterbo),但Tarquinia跳伞学校的地位却永远留在这些伞兵的心中。
但遗憾的是,这两个伞兵师都没有进行大规模的战斗跳伞:闪电师在非洲的el-Qattara战斗中被当作一线步兵参加了堑壕战,雨云师则在1943年9月8日意大利停战以后,站在盟军一方参加了意大利解放战争。值得一提的是,意大利内战双方都有以“闪电(Folgore,又译弗格雷)”名称命名的部队。

意大利第185伞兵师战斗序列

编辑
弗格尔师包括有3500名伞兵,是两团制的轻装伞兵单位,人员和重装备都不足,每个伞兵营满员才326人。作为
轻装的伞兵部队,该师的缺乏重武器,装备有布雷达.30步枪,布雷达.45机枪,苏罗通20mm反坦克枪。每团辖有一个47mm反坦克炮连,每营辖有一个81mm迫击炮排。
1942年9月弗格尔师投入阿拉曼战役时的战斗序列如下:
1、第185弗格尔伞兵师;师部(师长EnricoFrattini少将,参谋长Bignami上校)
  2、第186伞兵团(Tantillo上校)
  3、第5伞兵营(Izzo少校)
  4、第6伞兵营(Bersonzi少校)
  5、第7伞兵营(Ruspoli中校
  6、第187伞兵团(Camosso上校)
  7、第2伞兵营(Zanninovich少校)
  8、第4伞兵营(Luserno中校)
  9、第9伞兵营(Rossi少校)
  10、第10伞兵营(Carugno上尉
  11、第8伞降战斗工兵营(Burzi少校)
  12、第185伞降炮兵团(Boffa上校):三个炮兵群,每群两个连。每连2门47/32反坦克炮
  13、第20伞降迫击炮连
  14、第185伞降工兵营
  15、第185运输连

意大利第185伞兵师前期作战

编辑
除去2个利比亚伞兵营外,所有的意大利伞兵都是在Tarquinia跳伞学校接受训练的。1940年,大量来自意大利三
军的人员组成了第2伞兵营,由Benzi中校指挥。在1941年初又组建了第3伞兵营,指挥官是PignatellidiCerchiara少校。紧随其后组建的是由BechiLuserna少校指挥的第4伞兵营。1941年4月1日,这些部队一起组成了第1伞兵团,团长是RiccardoBignami上校。
1941年4月,在德军夺取克里特岛之前,第1伞兵团受领了夺取希腊凯法利尼亚(Cefalonia,与意大利隔奥特朗托海峡相望)岛的任务。这个任务后层层下达到2营,最后确定由该营下属的3个连中的2个连完成,由Zanninovish少校指挥。1940年4月30日,在加拉蒂那(Galatina)机场,2营乘坐SM-82型飞机起飞,在该岛Argostoli平原上进行了成功的伞降,兵不血刃地解除了岛上希腊驻军1个营和约400名警察的武装。第二天,伞兵乘坐征用的希腊渔船在附近的Zante与Itaca登陆,从而避免了这两个岛被德军占领。
1941年5月5日,步兵部队替换下了2营,意军的第一次战斗伞降以成功告终。此后,组建更多的伞兵营逐渐提上日程,在1941年夏和1942年春之间,共组建了7个伞兵营(其中1个营是伞降爆破营)。1941年8月10日,一个伞降炮兵营又宣告成立。现在组建一个空降师的时机已经成熟了。
1941年9月1日,伞兵师正式成立,下辖第1伞兵团(2、3、4营)和第2伞兵团(5、6、7营)、第8伞降爆破营(VIIIbattaglioneguastatori-paracadutisti,guastatori是相当于攻击工兵的部队,使用炸药、火焰喷射器等攻坚利器,为步兵打开进攻通道。这个属于精锐部队,二战时所有的guastatori团/营全部由意大利人组成)和炮兵集群。很明显,不是所有单位都可以立即投入作战,但情况正朝着这个方向发展。次年3月,第3伞兵团(9、10、11营)正式加入该师,6月在师建制内又成立了炮兵团,下辖3个炮兵营(每营由2个各4门47炮的连组成,共24门)。
但这个伞兵师和一般的师差异很大:它的建制偏轻,支援问题较小,因此没有繁琐的后勤体系。炮兵团只装备47
毫米炮,用来执行反坦克任务,但不适合进行常规的曲射火力支援。而且机枪与迫击炮装备数量很少,在火力方面唯一的优势是装备了贝雷塔M38冲锋枪作为一般个人武器(M38冲锋枪做工精良,在43年8月意大利停战前仅装备意大利非洲警察PAI、皇家宪兵Carabinieri和伞兵部队等精锐部队,一般陆军部队极少装备)。但这样的装备情况也是与它的作战任务相适应的:伞降并对一个关键目标进行奇袭、设立防御阵地并在有限的时间段内进行防御、最后与常规部队会师。但这些美妙的理论“闪电”师一次也未能实践,战争的旋涡无情地把它卷到了其它的方向。
伞兵师的师长最初是FrancescoSapienza将军,随后他被EnricoFrattini将军接替。1942年5月之前,该师在托斯卡纳和拉齐奥军区进行基础训练,随后前往南部的普里亚军区接收进一步的训练。这些训练都是为了一个目标:代号为“C3”的夺取马耳他岛作战。
隆美尔的一系列胜利和托布鲁克落入轴心国之手使得决策的天平向进军埃及倾斜了。夺取马耳他岛的计划被放弃了,从而使该师丧失了进行师级规模伞降作战的机会。1942年7月陆军总参谋部准备将该师调往北非,但这个决定使伞兵们十分沮丧:大家都很清楚,在未来进行伞降的机会已经非常渺茫了。但跳伞装具还是被小心的收起保存了起来——大家心里还是抱着一丝希望。
在被调往北非的同时,该师被重新命名为“第185闪电伞兵师”——这个名字沿用了第1伞兵团的名称,来源于拉丁文谚语“exaltoFluor”,意为“象闪电一样直劈而下”。伞兵团的名称也相应编为185、186、187团。炮兵团和支援部队仍然沿用了185的番号。此外,陆军总参谋部还下令将185团调回意大利本土,充当计划组建的第2个伞兵师的核心。185团将自己的2营和4营转隶给了187团,只保留了3营。和一般意军步兵师一样,闪电师正式成为1个两团制的师。随后,该师一部分从莱切(Lecce)机场经空运、一部分在巴尔干经漫长的公路运输和海运,逐步调往北非

意大利第185伞兵师著名战役

编辑
弗格尔师参加的第一次战斗是1942年8月的阿拉姆-哈勒法之战。在六天的战斗中轴心国损失了大量的坦克,脆弱
的补给线也被沙漠空军切断。隆美尔只得转入守势,固守自己的阵地。
英国人惊讶地发现,他们所面对的这支意大利部队作战顽强,其战术水平也远非其它意大利部队可比。弗格尔师在巩固阵地的同时,还积极展开一些小规模的偷袭,渗透入英军的防线,从敌人那里获取饮用水,食物和武器。该师的反坦克武器极少,他们就用缴获的英军反坦克炮武装起来。在一次夜间防御战中,意大利伞兵甚至还俘获了第6新西兰旅旅长Clifton准将和他的指挥部。(Clifton准将曾试图逃跑,但又被捕获。在被送到意大利本土的战俘营后,他终于逃跑成功,抵达了瑞士。)
在整部北非争夺战史中,弗格尔师在阿拉曼一役中写下了史诗般的一页。1942年9月30日,沙漠之鼠的皇家女王装甲团的一个战斗群向弗格尔师第9营发起进攻。意大利伞兵坚守阵地,用反坦克炮击退了英军的进攻。
1942年10月23日,远处地平线上沙尘滚滚,第七装甲师的坦克大举杀来,阿拉曼会战开始。按照蒙哥马利的“捷步”作战计划,沙漠之鼠企图在此处一举突破意军阵地。弗格尔师约3000人的部队将面对超过10000人的英军部队。弗格尔师在雷场后的阵地上深挖战壕,他们能得到帕维亚步兵师(Pavia)和艾里特装甲师(Ariete)炮兵的支援。
弗格尔师防守防线南端一段长达14公里的防线。在防线的北翼防区由第187团负责,该团把第4伞兵营布置在前沿。第2和第9伞兵营在主阵地。(第10营由于在九月间的战斗中损失较大,已经合并给第9营。)第185炮兵团的三个47mm反坦克炮排负责支援。此外,他们还可以得到友邻-德军Hubner伞兵战斗群(隶属拉姆克伞兵旅)的支援。
中部防区由Ruspoli战斗群负责。这个战斗群是由第7伞兵营和第8伞降战斗工兵营组成,由第7伞兵营营长Ruspoli中校指挥。另加强有第186团直属反坦克炮连一部和2个迫击炮排支援。
南部防区由第5和第6伞兵营负责。加强有第185炮兵团的一个反坦克炮排,第186团直属反坦克炮连一部和1个迫击炮排。
经过一阵炮火准备,英军两个步兵营在40辆坦克的支援下向第四伞兵营第11连进攻。同时第12连也面对西肯特郡营及一个坦克营的冲击。战斗进行到高潮,英军付出了高昂的代价,许多坦克被击毁,坎布兰郡义勇骑兵营、伦敦义勇骑兵营、德比郡团、女王团、和皇家西肯特郡营的数百名士兵阵亡。弗格尔师的阵地屹然不动。
1942年10月24日,英军再次卷土重来。这次由英军第44师和自由法国旅打头阵,但仍然没能突破弗格尔师的阵
地。激战二小时后,他们丢下300具尸体撤退了。当日夜,第七装甲师的突破行动仍没有成功,31辆坦克被摧毁。25日夜,弗格尔师第7营遭到英军进攻,虽然损失惨重,但阵地并没有失守。英军第6格林霍华德营连续夜袭,第一次战斗中英军宣称俘获45人,但自己却伤亡144人。英军再次攻击,又损失80多人无功而返。意大利伞兵在防御战中甚至创造了这样一个奇迹,一个仅有50名伞兵的不满员伞兵连靠步枪手榴弹就牵制住了英军2000多人。第二日晨,第4伞兵营再遭英军坎布兰第4旅的攻击,在激烈的交火后,第4旅丢下22辆燃烧的坦克撤退了。至入夜时分,英军已经损失了120辆装甲战斗车辆,1000名士兵(400人被俘)。
1942年10月26日夜,弗格尔师的阵地又遭到英军的反复冲击,格林霍华德营、皇家西肯特郡营、自由法国旅的部队参加了这次攻势。弗格尔师的一些机枪阵地被坦克摧毁,但意大利伞兵用47mm反坦克炮,手雷炸药甚至自制的燃烧瓶顽强地将英军坦克逐出阵地。弗格尔师自身的伤亡也非常高,在这三天的战斗中,全师的各级指挥官与部下们浴血奋战,18名校极军官有9人阵亡,4人受伤。其中,Maiolatesi下士的事迹最具代表性。Maiolatesi下士的右臂被炸断,他继续操纵机枪射击直至子弹打尽。然后他跃出战壕,以左手向冲上来的英军投掷手榴弹。隆美尔元帅在11月1日的家信中曾写道:弗格尔师是我方最优秀的部队之一。
RaffaeleDoronzo,弗格尔师的一名伞兵。1942年11月1日那天,在一片地雷区附近,Doronzo正在给一名重伤员包扎。黎明时分,一队英军坦克正向他们所在的阵地冲来。两名伞兵立即用机枪向坦克后面的步兵射击。Doronzo写道:“一辆该死的坦克从右侧向我们急驰而来,并且用火炮向我们疯狂开火。Doronzo与另一名中士勇敢地冲上去,用自制的燃烧瓶击毁了它。在爆炸中他们俩人也受了伤。少尉MinoNicoletti向他们跑来,把失去知觉、血流不止的中士安全地拖回到一个掩体里。然后他拔出自己的贝雷塔手枪向英军射击,并让Doronzo把中士的手枪递给他,以便他继续战斗。”
1942年11月3日,弗格尔师开始徒步西撤,由于没有任何运输工具,且武器弹药饮水均已消耗殆尽,意大利伞兵师根本不可能逃出机动能力远高于自己的英军包围。实际上该师的结局已经注定。英军曾数次召降弗格尔师,并以骑士风度对意大利伞兵的善战表示了敬佩,但回答他们的是一片“Folgore”的呼喊声。
1942年11月6日,由Camosso上校和Zanninovich少校指挥的一支弗格尔师残部被英军坦克追上并包围,在打完了子弹后,军官下令破坏所有的武器,静候英军的到来。有一些人甚至仍拒绝投降。(不仅是弗格尔师,其它意大利步兵师也打得很尽力,不像某些书籍中所说的一触即溃,一枪不放就投降了。就如博罗尼亚师师长Dall'Olio上校被俘时所说的,“我们没有开火并非是不愿这么干,而是弹药已经耗尽了。”)曾经有近4000官兵的弗格尔伞兵师最后只有306名官兵幸存。但是,该师的一些孤立的小单位仍一直抵抗到11月11日,还有一些零星人员侥幸随非洲军撤离了。

意大利第185伞兵师相关评价

编辑
1942年11月7日,英军第44步兵师师长Hugues少将遇到了三名弗格尔师的战俘,其中之一就是该师师长Frattini少
将。
两人有一段有趣的对话。Hugues将军对Frattini说道:
  “我听到一些流言,说弗格尔师的指挥官死了。我很高兴发现这不是真的。”
  “谢谢”。Frattini回答。
  “我还希望告诉你,在我的军旅生涯中,还不曾遇见过像弗格尔伞兵师这样英勇善战的勇士。
  “谢谢”。Frattini再次简短地回答。
弗格尔师的残部只剩下不到一个营的兵力。在获得了意大利调来的一些后备力量予以增援,这支部队改编为一个战斗群-“弗格尔-突尼斯”战斗群,继续在北非作战。1943年4月,突尼斯的Takrouna山一役是他们最后闪光的战场。
但弗格尔师的历史并没有画上句号。他们在本土重新组建,经历了意大利政局动荡后,这支部队站在了墨索里尼的傀儡政权-意大利社会共和国(RSI)一边,继续与盟军对抗。该师的一部分人员被德国第4伞兵师吸收,直到二战结束。战后,弗格尔师仍是意大利武装部队中一支重要力量。
词条标签:
社会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