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尼黑奥运会恐怖袭击事件

编辑:斥骂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0-21 20:50:11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1972年9月5日,奥运会出现了残酷杀戮的一幕,巴勒斯坦恐怖分子持枪袭击了运动员村,当场杀害两名以色列运动员,劫持9名人质,比赛全部停止,奥运村一片混乱。当恐怖分子行凶时,世界各大电视台向全世界直播,加重了恐怖气氛。整个事件的全部人质没有一人获救,5名恐怖分子和1名德国警察死亡。在奥运会期间,德国警方自始至终没有得到恐怖分子的详细资料和图像。他们不知道恐怖分子长得什么样,到底有几个人,以至于最后狙击手在机场埋伏去狙击恐怖分子时,把恐怖分子的人数少算了两个人,形成了与恐怖分子对打的局面,最后以彻底失败告终。
名    称
慕尼黑奥运会恐怖袭击事件
地    点
西德慕尼黑
时    间
1972年8月26日
伤亡情况
11名

慕尼黑奥运会恐怖袭击事件背景

编辑
1972年8月26日,第20届奥运会在西德慕尼黑召开。在运动会召开的前一周里,人们多次从媒体上看到关于这次大会的热烈评论:这是一次“和平欢乐的盛会”。诚然,这是当时奥运史上规模最大、耗资最多的盛会,参加的运动员及其代表的国家,超过以往任何一届。以色列也派了一个到当年为止最大的代表团,尽管有些人身上还有在德国纳粹集中营留下的肉体和精神的伤痕,但他们对参加这届奥运会显得兴致勃勃。
  运动会开始一周里,运动员的成绩骄人,人们都沉浸在奥运盛会的祥和与欢乐之中。然而,在这场和平盛会的背后,却有巨大的隐忧:有关决策官员为满足购买先进体育器材的巨大投资需要,缩减了警卫人员和安全设施的开支。对于呕心沥血主办这届奥运会的西德官员来说,他们希望这次运动会能让世人相信,西德已恢复了一个文明国家的形象,人们应抹去二战和希特勒时代1936年柏林奥运会所留下的阴影。西德的边防人员和重要的运输站口都普遍放松了对进出人员的检查,这给了恐怖分子一个可乘之机。

慕尼黑奥运会恐怖袭击事件“黑色九月”发起恐怖行动

编辑
1972年9月4日,以色列队没有赛事,大多数运动员在奥运村休息,晚上出去看电影。电影看完了,以色列选手陆续回到了奥运村。5日凌晨约4时,他们还在沉睡,奥运村外面忽然出现了8个模糊的身影,他们拎着沉重的运动包,悄然走向25A门旁边的一段栅栏。
  这8个人是一个名叫“黑色九月”的恐怖组织的成员。他们带着冲锋枪、手榴弹,越过栅栏,直奔既定目标———奥运村中以色列选手居住的31号建筑物。他们选择从这里进去,是因为他们先前察看过,而且知道,一些运动员在外面喝醉了,回来时常常攀越这段2米高的栅栏,保安根本不会阻拦。这8名恐怖分子穿上田径服作为伪装。拿今天的标准看,慕尼黑奥运会的安全工作实在是一个笑话:整个奥运村仅用一层薄薄的铁丝网拦住,当运动员回来晚了,他们都愿意翻越铁丝网,抄近路回家。此外,奥运村内没有摄像机、探测器,也没有路障,门口有几个保安,但居然没配武器!这些恐怖分子事前也做了周密准备:一名恐怖分子曾在建设奥运村时当过建筑工,对奥运村了如指掌,另一人事发前一天还潜入了奥运村,详细侦察了以色列运动员居住的楼层。
  他们在几个以色列人住的一号公寓套房外站好位置,然后用事先准备好的钥匙打开门。他们的行动被屋内一名以色列运动员察觉。随后,恐怖分子与以色列运动员们展开搏斗。25分钟后,两名以色列运动员被打死,其余9人被劫为人质。
  在双方搏斗中,奥运村治安当局接到过一些路人打来的电话,但没引起足够的重视。搏斗时断时续,几声枪响和撕心裂肺的呼叫过后,一切又重归平静。刚从睡梦中醒来的人,也闹不清出了什么乱子,因为在奥运村,几乎夜夜都有各种庆祝活动,经常有人放爆竹焰火,喧闹取乐。
  4时55分左右,一名没带武器的西德治安警察来察看情况。他打开步话机,朝站在康那利大街31号前缠着头巾的一名恐怖分子咕哝了一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人没吱声,从公寓门后溜了。

慕尼黑奥运会恐怖袭击事件拯救行动失败

编辑
凌晨5点,慕尼黑警察局长曼弗雷德·施赖伯在睡梦中被报警电话惊醒,于是慌忙组织人力处理危情。
  5时10分,西德当局开始了拯救人质的行动。在双方对峙当中,“黑色九月”下达了最后通牒,他们要求释放被关押在以色列的234名囚徒和西德监狱中的两名囚犯;最后期限为5日上午9时,过时开始杀人。不过随后,“黑色九月”分子一再修改了最后期限的时间。
  9时,国际奥委会主席基拉宁和本届奥运会组委会主席道默发表联合公告,宣布从9月5日下午起暂停全部比赛。
  西德政府对“最后通牒”作出了反应,表示可以同意他们的要求,但必须就细节问题作进一步谈判。西德警方欲争取时间,为冲进31号大楼营救人质做好准备。
  晚上18时35分,双方进行了第一次直接接触。西德内政部长、慕尼黑警察总监和奥运村村长进入31号楼,亲眼目睹了劫持者孤注一掷的决心,于是决定改变原定冲入大楼营救人质的计划。
  警方于是答应歹徒提出的要求,用飞机把他们和人质转送到埃及,并决定在慕尼黑机场实施营救行动。20时30分至21时,西德方面派出3架直升机。
  当“黑色九月”分子走过柏油碎石铺成的停机坪时,负责这次行动的指挥官下令开火。两名狙击手射出两发子弹,监视直升机驾驶员的两名歹徒应声倒地。机场霎时间乱作一团。随后双方展开激战。枪战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才结束。警察在清点尸体时,有5名歹徒被击毙,西德警官1人死亡,几名警察受伤。9名以色列人质则全部被恐怖分子杀害。
  9月6日,奥林匹克运动场里,一片肃穆。当贝多芬的《英雄交响曲》第二乐章奏响时,许多运动员禁不住放声痛哭。为了悼念11名死难者,11个座位被空着。幸存的以色列人在这个追悼仪式上,几乎控制不住自己。
  9月7日,奥运会恢复比赛。
  营救行动失败后,世界舆论为之哗然,纷纷指责西德警察无能,抨击西德政府“视人质生命如儿戏”。这次恐怖事件,让西德蒙受了奇耻大辱,也使西德政府对日益增加的国际恐怖活动产生了危机感。

慕尼黑奥运会恐怖袭击事件提高安全措施

编辑
慕尼黑奥运会的血腥一幕也唤醒了主办者的安全保卫意识,使他们看到反对恐怖主义也是举办奥运会举足轻重的一环。在随后的历届奥运会和其他重大赛事中,组织者都提高了安全措施的投资力度。
  1988年汉城奥运会,举办方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并制定了各种严密的保安措施。首先,奥运会组委会同36个国家的情报部门交换情报,将恐怖分子名单输人电脑随时待查,以阻止这些人在奥运会期间蒙混入境。组委会还特意请来1972年负责慕尼黑奥运会安全工作的慕尼黑警察局前局长介绍慕尼黑奥运会流血事件的经过,从中吸取教训。韩国政府制定了出入境管理等26个方面的对策,组织了随身保护队、场馆警卫队、运动员村警卫队等16支队伍,并参考其他国家为奥运会制定的特别法,颁布了《维护奥运会和平法》。在奥运会开幕的前两个星期,有情报说有人企图炸掉中国和苏联运动员乘坐的飞机,以制造恐慌,并嫁祸于韩国。还有情报说20余名恐怖分子准备向参加奥运会的美国和以色列运动员下手。对此,韩国安全部门都做好了准备,对92架社会主义国家的飞机采取了特别保安措施,将它们停放在特别的停机场,昼夜巡逻警戒,并用仪器和能识别爆炸物的警犬对飞机实行了彻底检查;此外,还对15个社会主义国家以及12个国内正发生冲突的国家的参赛选手实行了特殊保护。
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地区安全形势的恶化和恐怖活动的猖獗,各类大型体育赛事组织者更是将安全问题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1994年,美国为迎接世界杯足球赛,加大了安全力度。用目击者的话说:“采取的安全措施,听起来像是为打仗而非为运动比赛准备的。”
  2001年11月和12月,专门负责美国盐湖城冬奥会安全保卫工作的工作组在内华达州一个由政府资助的军营进行了训练。训练的内容包括一切能够想象到的突发事件:拖车冲撞电线、扣押人质、生物武器袭击、袭击核电站等。为了保证运动员、观众和当地居民的安全,美国人甚至调用了在反塔利班武装战斗中运用的一些高科技武器。共有5100名武装人员、7000名警力和2100名消防和急救医护人员专门负责冬奥会约2300平方公里范围内的安全工作。此外,当地的商业团体还雇用了6000多名私人保安。
  2002年韩日世界杯足球赛更是将安全准备放在首位。在比赛前,人们看到的是铺天盖地的关于安全准备的报道和实战演习。2004年雅典奥运会投入的安保费用为12亿美元,是慕尼黑奥运会的600倍!

慕尼黑奥运会恐怖袭击事件历届运动会安保措施

编辑

慕尼黑奥运会恐怖袭击事件19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

19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也发生了重大案件,虽然对奥运场馆采取了严密的保安措施,但在人们交换纪念品的奥林匹克公园内发生了强烈的爆炸案,造成2人死亡,110多人受伤,公园里的人立即四散奔逃,影响极大。
  嫌疑犯埃里克·鲁道夫2005年4月13日在法庭上承认自己有罪,并且表示他之所以选择在奥运会制造爆炸案,是为了让允许堕胎行为的美国政府在全世界面前难堪。

慕尼黑奥运会恐怖袭击事件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

2001年的“9·11事件”,恐怖分子袭击了世贸双塔,只花费了不到50万美元,就使整个美国损失了近1万亿美元,而且恐怖分子还发动了并发式的袭击,在冷战中都没有被破坏的五角大楼遭到了袭击。
次年的盐湖城冬奥会,2500名参战选手和每天7万名游客的安全成了东道主心中的重石。受“9·11”事件影响,盐湖城冬奥会的安保预算追加了4000万美元,而且从2001年的4月份预计8300万美元的预算,涨到3.1亿美元的预算,提升到原计划的4倍。并且派遣了大约1.6万名警察、特工、国家卫队和安保志愿者等组成的安保大军,使得奥运会的运动员和保安人员的比例历史上第一次达到了1:6的高度。在美国科技发达的情况下,来自州和联邦等60个部门的人员组成了冬奥会的安保机构参加,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庞大的一支安全保卫队伍。
  在盐湖城奥运会上有破纪录的安全预算,然后用了大量的高科技装备,增加了大量的人力,包括军队、国民警卫队,进行了航空管制,这是历史上第一次航空管制。而且在场馆周围部署了防空导弹,现场布置了大量的安检门,然后调动了警犬,而且形成了一个上到联邦调查局下到地方警察局的一个统一的指挥机构。

慕尼黑奥运会恐怖袭击事件2004年雅典奥运会

2003年10月22日,在法国里昂,法国特警部队和希腊特警部队举行联合训练。该训练是法国向希腊提供的2004年希腊雅典奥运会前的安全合作项目。
在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上,也把安全问题放到优先考虑的地位。美国官员声称恐怖组织N47将袭击雅典奥运会,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因为美国已经掌握了信息不对称的优势,它可以对今后的主办国声称,有什么样的组织什么样的规模袭击。
雅典奥运会作为“9·11”事件后举办的首届夏季奥运会,安保预算不断超支,达12亿美元。历届奥运会在安全问题上付出极大努力的同时,也最大限度地保障了运动员和观众的安全。
  国家安委会对雅典奥运会的安保计划全部作了审查,原定600万美元的安保计划,最后增加到6亿美元的经费,高科技型的恐怖和犯罪防范成为重点。

慕尼黑奥运会恐怖袭击事件2008年北京奥运会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提高了安全保卫风险等级,这本是符合惯例的正常做法,然而,西方一些媒体却对此不以为然,认为有些安全检查措施过于严格,对外国人入境的签证手续也较以往复杂,这些措施“会让人们对北京奥运会失去兴趣”。这至少说明,某些人对奥运安保的重要性理解不够。
  “9·11”事件后,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多次强调,奥运会最大的问题就是安全问题。因而,奥运会召开前夕,主办国提高安保风险等级已成惯例,凡举办过奥运会的东道国都会把安全问题放在首位。而举办过奥运会的东道国也都曾遇到程度不同的安全警告,中国也不例外。国际刑警组织秘书长诺布尔曾在北京举行的奥运安保国际大会上说,针对北京奥运会的暴力活动的风险的确存在。
8月8日尚未来临,反恐的大幕就已提前拉开。警犬开始在机场大厅四处窜动,灯光闪烁的安检仪器出现在地铁门口,导弹防御装置将奥运场馆团团包围,各种反恐演习在各赛区次第展开……一场多国助力的奥运反恐攻坚战已经打响。
  从申奥成功的那一刻起,北京奥组委主席刘淇和他的同事们,就突破了国家和区域的局限,努力借鉴往届奥运会的成功经验。北京奥运安保的团队,曾多次与悉尼、雅典等的奥运安保负责人、以及国际反恐怖问题专家一起研究,借鉴这些城市的经验,为北京奥运安全设计最适合的方案,包括组建高效指挥管理体系、国际合作和大量采用高新技术设备等。
词条标签:
非社会 社会事件 社会